主页 > I校生活 >德士停路旁养神遭无妄之灾‧司机被警误射‧子弹贯穿双脚 >

德士停路旁养神遭无妄之灾‧司机被警误射‧子弹贯穿双脚

I校生活 2020-07-09 172
德士停路旁养神遭无妄之灾‧司机被警误射‧子弹贯穿双脚(吉隆坡10日讯)一名德士司机申诉,他趁着载客空档,把德士停在路旁闭目养神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他以为是爆竹声,还一度下车查看。岂料,当他返回车内时,双脚开始冰冷、痲痺、疼痛及流血,才意识到双脚被子弹贯穿,而开鎗者是一名便衣警察,对方当时开鎗射击匪徒,但流弹误伤了他。住在蕉赖六哩村的受害者姚良江(42岁)说,当时,他不知道是谁向他开鎗,6名轮流向他录取口供的便衣警察,也不曾向他提及开鎗者的背景,而他的口供也只能以“甚幺都不知道”作为记录内容。不过,此时却有一名瘦小的警员站出来,承认是“鎗手”。“这名警察很年轻,黑眼圈像熊猫一样黑,他承认自己是那一名鎗伤我的人,之前,他受到其他警察的阻止,他的同事都制止他承认过失,但是对方却勇于向我三度道歉。”瘦小年轻警员三度致歉他週五在由其代表律师兼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披露,此事发生在今年9月23日下午4时半,当最后一名乘客下车后,他便把车停在半山芭邮政局前的候车站,一边等待下一位乘客,也趁机闭目休息。他说,突然,一声巨响在他耳际响起,他以为有人燃放爆竹恶作剧,下车查看后发现无异状,再返回车内休息。受鎗伤的双脚此时开始疼痛,子弹药力发作令他发冷发热,触摸双脚后才发现血流不止,无法站立。他指出,车外已有数名围观的民众,他们在一名身材略胖的警员指示下,把他从车内扶出车外,但他实在无法再站立,而必须回到车内等待救援。“胖子警察叫我不要担心,因为他已呼叫救伤车,不久后,便把我送入蕉赖国大医院治疗。”他说,他曾质问该便衣警员为何开鎗射他,对方表示当时正执行任务,持鎗追捕匪徒。当他追蹤匪徒来到半山芭邮政局附近时,匪徒紧急转弯,他便向匪车开鎗,却没想到误伤在车内休息的他。据了解,子弹贯穿姚良江的右腿后,再射伤左脚踝,伤口清晰可见。他在动手术后的第二天,被医生“勒令”出院返家。过去2个多月来,单身的他独自在家养伤,无法工作,没有收入,依靠积蓄和意志力熬过艰辛。警员内疚载出院打包午餐马来语能力欠佳的姚良江,无法记得鎗伤他的警员名字,惟这名警员在向他作出道歉后,心生内疚,曾经给他留下电话号码,载送他出院、打包午餐给他吃、送他去洗伤口,还送他生鱼油等;然而,这一切都无法弥补他被鎗伤后所付出的代价。他披露,该名警员送他回家后,曾连续两週买午餐给他吃,也载他到政府诊所去洗伤口,但两週后,以上的“赎罪工作”缩减成三四天一次,以致他拨电要求朋友替他打包3餐,每天必须清洗的伤口也只能放着不理,直到该名警员上门为止。他称,儘管鎗伤他的警员算是有情有义,对他的善后处理也尽了一定的责任,但是他在家休养期间,却必须忍受连上厕所也必须费九牛二虎之力的痛苦,同时也失去工作能力。“我开德士,每一天的收入约200令吉,两个月下来就损失了逾6000令吉的收入。德士是我向公司租借回来的,警方却在案发后扣留我的德士长达一个多月,直到11月4日才让我的公司老闆领出来。”禁接触媒体疑警推诿姚良江声称,警方禁止他与媒体接触,同时禁止开鎗警员自首等动作,令他怀疑警方似乎有意要把这起警方误伤无辜市民的案件扫入地毯下。他指出,警方把他送入院时,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开鎗射他,轮流向他录取口供的便衣警员,也不曾透露任何口风,因此他当时误以为是鎗匪“点错相”才会误伤他。此外,他也不满院方在他动手术后的第二天,便“赶”他出院。当他向护士反映此问题时,护士声称,这是医生的指令,而所有医生都不愿再跟进他的病例,因此他必须“负伤”出院。方贵伦:警应赔偿损失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认为,此事对姚良江来说是无妄之灾,警方应该给予伤者合理的赔偿,以补偿伤者因中鎗而无法开工近3个月的经济损失,包括精神上的损失。人民公正党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呼吁警方需深入调查此案的同时,亦指责警方的训练系统不专业。她指出,警方目前的普通警员训练只有6个月,当中包括练习鎗法等,惟警察鎗伤公众的案例层出不穷,显示警员的专业素质还未达到标準。林立迎:应公布警开鎗规则林立迎声称,他将再次在国会内,要求政府公布警方的“标準作业程序”,让公众了解警方开鎗的规则。“我多次在国会要求政府公布,但是都被拒绝,我希望新任全国总警长丹斯里依斯迈奥玛能公开警方的开鎗程序,以避免往后再发生类似事件。”‧2010.12.10